返回小说:穿越大宋重拾旧山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九章 风雪送佳人(1)

    萧露心想你偷听了我的谈话也就罢了,还要干预我的行为,评价我的作为,你又是谁。她说:“我虽为一介女子,也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行事风格。”

    屈平看出这果然是一个高傲的女子,他说:“大金与大宋,就像一头饥饿的老虎和一只天真的小鸡,小鸡再天真,也挡不住老虎的饥饿。所以,金国入侵大宋是将要持续进行的事,和谈只是为了更轻易的多搜刮一些钱财物资的幌子罢了。萧姑娘,你有复国之心,是常人都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是以你杯水车薪想要鸡蛋碰石头,那无异于飞蛾扑火,送死罢了。”

    萧露脸上稍显失意,自己又何尝不明白呢,可是,心有不甘哪。

    屈平说:“你想,要是你香消玉殒,那你的表哥可是很伤心的。”

    萧露嗔道:“那是他的事,我才不在乎谁为我伤心。”混蛋,自己干嘛要跟他解释这些。对了,刚才袭击的那群人,应该就是表哥做的,不知他逃出来了没有,如果他都死了,那还谈什么复国,最后的火种都没有了。

    “滚滚长江东逝水,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古往今来,多少国家、多少朝代在历史的洪流中被清洗,又有几个能复辟的。强大如汉唐帝国,也只是存在于历史里了。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无论谁当了皇帝,老百姓依然还是老百姓,种田的种田,经商的经商,都是统治阶级的工具而已。”

    萧露陷入了思索。是啊,老百姓过不好日子,就不会承认你,就不会爱护你,更不会再保护你,灭亡也就是迟早的事了。

    萧露说:“那你把我抓到这里打算怎么处置我?是要等他醒来再请示他吗?”

    屈平说:“我也跟他不熟,干嘛请示他。我如此作为,只是因为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实乃有心想让你悬崖勒马。”

    萧露不屑说到:“说得好听,那我可走了。”

    屈平作了一个请的手势,侧步让出一条道,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我还怕你留恋我的帅气,舍不得走呢。”

    萧露心想这人好生奇怪,说话做事跟当今的男人都不一样,还这么自恋,还好长得不丑,不然真要恶心到自己。这样想着,不由在屈平的脸上多瞧了一眼。有意思的男人,有缘再见的话要跟他多交流一下,如果能把他招入自己的队伍,成事的机会可能更大。

    屈平走到门口,回过身说:“再不走的话,等他醒来估计要让你回去做小的了。”

    虽然是大实话,到萧露听了怎么感觉有点戏谑的成分。她走过屈平,到了门外,站在细雪飘荡的风中,回头说:“我叫萧露。”

    “我知道,”屈平说,“江湖说大不大,有缘还会再见,希望下次能成为朋友!”

    萧露拱手道:“再见,朋友。”

    屈平心中窃喜,这么说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万水千山又走出了一大步。屈平心头一热,一个哨子讲小白龙唤过来,讲马绳递到萧露手中,说:“夜路危险,前路漫漫,我的小白龙虽然跟我时间不长,但我跟它有缘,今日暂且借你,请帮我照顾好它。”小白龙希哩哩地叫了一声,好似跟屈平告别,屈平不舍地摸了摸它的头,在它耳边说,“马儿,马儿,你虽然是我抢来的,但是你可不能再被别人抢去,听到没?”

    萧露在心中说,明明要故作大方,却又说这么小气的话,真是好笑呢。

    萧露翻身上了马,她虽不会武功,却从小长在骑马的地方,看动作一气呵成,想来骑术不可小觑。萧露调转马头,这回不再多说,猛夹了一下马肚子,小白龙吃痛,飞快地在雪地里驰骋而去。小白龙跑出十米远,正好擦肩碰见鲁忌回来,他背着一个血淋淋的人。萧露狐疑地看了鲁忌一眼,然后绝尘而去。

    屈平望着远去的背影,心中有点失落,人走了,连马儿也送出去了。

    鲁忌看屈平怔怔地现在门口,他喘着气说:“别看了,人都走远了,快来帮下我,要累死我了。”

    “胡说,我是看我的小白龙。你这背了个什么人?”屈平说着,帮鲁忌把血人放置在庙门口。

    好像是那个疯子。

    鲁忌说:“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他却因我而死。我要让他入土为安。”

    我不杀伯夷,伯夷却因我而死。说到底,还是自己害了他。屈平内心愧疚,说:“等下我们将他好生安葬了吧。不是叫他出来闹一闹就可以了,怎么还拿上菜刀了?”

书籍TXT无需注册直接下载,建议收藏本站。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