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火影之大抽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鼬之传(下)·晓篇(1)

  鼬的这次任务,由上忍水无月带领,和队友心子,天麻一起,帮一位老太太寻找忍猫。

这是名为猫魔殿的地底,一个忍猫聚集的地方,其中自有另一种属于忍猫的生活方式,鼬等人经过一番探测后,终于发现了目标。

最终结果是圆满的,鼬完成了任务,天麻也得到了能够为父亲治病的忍猫胡须。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天麻因为急着抓取胡须,差点摔落深坑中,被鼬救了一命。

返回的路上,天麻在心子的压迫下,气急败坏的说道:“你可别以为帮了我就了不起了!这个人情!我会还给你的!”

天麻立下了誓言,很快,他就做到了。

不久后,鼬的一次护送任务和带土发生了冲突,带着面具的带土将目标斩杀殆尽后,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幸存者。

鼬,还有天麻。

拿起刀,天麻履行了诺言,他朝着自己根本无法抵抗的人物冲了上去,然后,在一瞬间被杀死。

人情还上了,以生命的代价。

鼬的写轮眼苏醒了,年仅八岁。

“生命会诞生,生命会死去,但生命同样能拯救......”

“族人聚集,形成村落,然后一些人和它产生关联,如果这些人被称为同伴,那么......我们确实算是同伴。”

“正因为扯上了关系,才会那样......”

在回忆逝者的过程中,鼬又有了新的感悟。

某天,即将出门的鼬被富岳唤住了。

“加油,不要因为八岁就开眼所以骄傲啊。”

仍然是日常的勉励,但是今天听来,鼬却觉得如此刺耳。

这双眼睛,可是同伴用命换来的!

离开家,鼬在上忍宇智波止水的带领下,进行演练任务,结果却在无意中碰到了根部追击一名暗部的所谓“叛徒”。

具体谁是谁非,我们无法判断,但是矛盾却自然诞生,与暗部人员的战斗中,鼬领悟了写轮眼的力量。

动态视觉!

而另一名青史留名的人物,宇智波止水,也展现出了他真正的实力,他那“瞬身止水”称号的由来。

他的瞬身术,可以创造出众多没有实体、没有重量,但是却能够真真确确攻击到敌人的分身。

就好像是将时间切割开,过去、现在、未来的止水一起对敌一样,止水向我们展现出了比现在的鼬更加优秀的能力。

“我的分身没有实体,但是,又可以说都是实体。”这就是止水对自己能力的唯一解释。

战斗过后,鼬的脚扭伤了,止水背着他回家,在路上不禁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鼬不解道。

“啊抱歉抱歉。”止水说道,“我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弟弟,所以......很高兴像现在这样照顾你。希望,你也把我当成哥哥,有事就来找我。”

鼬联想到了自己和佐助,微笑起来,然后问起了关于那个“叛徒”和根部的问题。

这件事情很复杂,“叛徒”说自己的背叛也是事出有因,并且声称自己有情报必须单独交给三代,让他公平评判,但是被止水和鼬救下后却不愿意将被根部追杀的事情公之于众。

“止水......他们暗部......”鼬欲言又止。

止水会意,说道:“啊,我不认为自己的判断一定是正确的,说起来,就连忍者世界究竟有没有真正的正义也说不清楚,我们战斗是因为坚信自己的正义的一方,那如果敌人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正义?通过今天的演习,你应该明白了吧?观察事物的角度不只有一个,得从不同视角思考问题才行。”

“不同视角......”鼬困倦的喃喃道。

“用写轮眼累坏了吧?”止水失笑道,“你睡吧。”

疲惫的鼬究竟有没有听懂止水的话,现在我们还不清楚。

“但是,有一件事情是明确的。”止水最后轻声说道,“那就是我绝对不会背叛你,唯独这点毫无疑问......”

后来鼬的变化证明,他听懂了止水的话。

三年后,鼬加入了暗部。

“我决定,从黑暗中注视木叶。”鼬在内心说道。

不久后,止水接受团藏的任务,试图用别天神的力量阻止宇智波一族发动政变,但是他并不被团藏信任,出其不意中,团藏利用伊邪那岐夺去了止水的右眼。

剩下的一只眼睛,止水决定托付给他唯一的挚友,宇智波鼬,然后,跳下南贺河自尽。

在止水想来,自己是宇智波一族当下最强者,只要自己死去,宇智波一族就会大受打击,应该再也无力发动政变了吧?

亲眼见到自己兄长死去而无能为力的鼬,终于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鼬完全意料不到的。

家族密室内,富岳向他展示了自己的眼睛。

写红色的,万花筒写轮眼......

“那是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我的朋友以生命为代价救了我,伴随着血与泪,才开启了万花筒。”富岳怅然道。

这双眼睛,才是富岳敢于发动政变,甚至准备争夺火影之位的凭仗。

富岳想让鼬以暗部的身份帮助他,发动“无血政变”,如果计划成功的话,代价只是最低限度的牺牲而已。

但是,早已看破这个家族卑微器量的鼬却将之全部告诉了三代,并且,接受了灭族的任务。

鼬找到了带土,请求了他的帮助,然后,在那一夜里,开始杀死自己的族人。

带土也加入其中,毫不留情的屠杀着自己往日的同伴们,直到一个褐发少女向他掷出了手里剑。

“不错的眼睛。”看着少女瞳孔里的三个勾玉,带土无动于衷,用锁链将她拖倒在地。

“鼬,救救我!”少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想到了这个男人。

而此时的鼬碰到自己的父亲,族内唯一能够对抗他的人,根本无力它顾。

两双写轮眼对视,鼬发动了幻术。

良久,鼬才说道:“这就是我看到的村子的未来,一族的未来。”

“是吗......佐助吗......”富岳沉声道,然后彭的一声,化作烟雾消失。

鼬追到了家中,在那里,自己的父母正背对房门,跪坐在地。

“我不想和亲生儿子自相残杀。”富岳背对着鼬说道。

鼬抽出了太刀,刀刃反射着清冷的月光。

“是吗。你站到他们那边了吗?”富岳叹道。

“爸爸......妈妈......”鼬犹豫了。

“我们懂,鼬。”美琴仍然履行着母亲的职责,安慰着自己的儿子。

“鼬,最后答应我。”富岳说道,“佐助就托付给你了。”

“我明白。”鼬双手都开始颤抖起来。

“别害怕!”富岳喝道,“这是你决定的道路,和你相比,我们的痛苦只有一瞬。就算想法不同,我仍然为你骄傲!”

本站域名变为  m.bxwx666.org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