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火影之大抽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

第7章 所谓忍道

  走在雾隐村的街道上,神奈天略带好奇的打量起来。

水之国建立在苍茫大海上一座堪比小型大陆的巨大海岛上,所以比起地处平原,繁华兴旺的木叶,雾隐村的环境要恶劣的多,这里到处是高山丘陵,一栋栋桶状样式的建筑就坐落其中,并且相互间还修建了天桥方便通行,人工修整的植被覆盖在一栋栋灰褐色建筑的墙壁上,总算是为这个村子添加了一点生命的气息。

此时神奈天一家人就行走在一道天桥之上,距离地面大概有三四十米,神奈天只是稍微俯览了一下大地,就觉得一阵眩晕,连忙收回目光。

而神奈天恐高的反应,也被神奈时臣看在眼中,后者皱了皱眉,有点不悦的冷哼一声,步子迈的更快了。

身为两个高级忍者的后代,日后注定要以“忍者”的身份战斗下去的人,竟然会恐高?看见神奈天这个样子,神奈时臣心中顿生懊恼,只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子为何如此不争气,简直丢尽了他的脸面。

他神奈时臣是谁?水影辅佐,村子的第二、三号人物,这样算起来,神奈天的身份就算是和未来的主角漩涡鸣人比起来也只是略低一筹而已,他的父母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从现在的表现来看,神奈天却似乎完全没有遗传到父母的一系列优点,反而比大部分同龄人都要来的懦弱。

神奈森下舞叹了口气,默默的握住了神奈天的小手,一言不发,带着神奈天跟随在丈夫的身后。

一路上,有认识神奈时臣的忍者看见他那不好的脸色,都只是在远处微微躬身表示尊敬,而森下舞则微笑回应,总算是没有让外人见到水影辅佐的笑话。

一路无话,三人顺利回到了家,打开门,步入玄关,神奈天首先注意到的就是正上方的一副图画。

一个魁梧的武士迎风而立,长发飞舞,右手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利剑,剑柄上一簇黄色的剑穗,左手把着剑鞘,横眉竖目,做跨步下斩动作,似乎要把进入玄关的人斩于剑下一般。

很奇怪的挂画,一般来说这玄关挂的都是恭迎客人的作品,这种将“斩”来客的挂画究竟是什么意思?

神奈天暗自将其记在心中,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的一切都非常的新奇,能勾起他的兴致,这幅图画明显有着不一般的意味,只不过是他看不出来而已。

在玄关换了鞋,神奈天正式的走进自己的“家”,这是一间榻榻米式的房间,推拉门背后贴着一副书法字帖,上书“不来不去,无死无生”八字。而正堂正东方向,则贴着另一幅字:“唯在中央”。

如果说以前的那个“神奈天”是根本看不懂这些字的意思的话,那么现在的神奈天却勉强能解读其字面意思。

“不来不去,无死无生”这句话的意思,是要和那个“唯在中央”联系在一起的,其含义用四个字就能解释清楚:恪守本心!

这是属于佛教的思想,世间一切都是空,毫无生灭变化可言,而参悟一切,即能得一切法,不得不失,不来不去,无死无生,唯“中央”存,唯“我”存。

虽然不是很好理解,但神奈天还是从中感觉到了,自己的这个便宜老爹身上的担子明显不轻,不然也不会将这两幅字当做格言贴在室内时时刻刻警告自己了。

那么换个角度想想,神奈时臣的“修为”明显没到家,不然的话就根本不会为一切外物困扰,更不会因为儿子毕业考试上的表现而愤怒了。

恪守本心,说来容易,做起来却何其之难,对于一个忍者来说,恪守本心表现出来的形式就是坚守自己的忍道,绝对不因为任何打击而沉沦,像那宇智波斑,前半生纵横无敌,其威势传遍整个忍界,却在生命最后一刻恍然醒悟,追悔莫及;还有宇智波带土,被鸣人一番话说得忍道近乎崩溃,这些就是失了本心的典型例子。

哪怕是苦海回头,那也是“变”!也是“失”!真正做到恪守本心的人,就应该执着甚至是病态般的认定自己是对的,时时刻刻以“本心”约束自已,不为外物所动。用粗俗的话来说就是,哪怕事实证明了我是错的,那也只是假象而已,因为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果然是不成魔不成佛啊......听说这个世界的始祖,六道仙人当年也是僧侣出生,不知道他的‘本心’又是什么?执掌天地秩序,永保这方天地的安宁么?”神奈天默默的想道。

六道仙人的母亲,大筒木辉夜曾经试图创造梦幻世界,将人类一网打尽,统统渡入人类最美好的梦境中,用斑的话来说,那就是“使世间再无任何虚妄、罪恶”,从某方面来说,这似乎也不错?

而六道仙人保护人类,大义灭亲,与生母战斗,最终将其封印,破灭了她毁灭旧世界的妄想,似乎更没有错?

那么究竟是谁错了?

都没有错,错的是世界......

两幅字帖,十二个字,引发了神奈天长时间的深思,以至于他在饭桌上都有点魂不守舍。

忍者忍者,不是单纯会打就能成的,而是必须要找的自己的忍道,知晓自己究竟在追求什么,在坚守什么,知道对自己来说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如果不明白这些,就算是成就六道又如何,终究要落得个如带土那般的下场。

“我要做什么?我为何而存在?”神奈天反反复复思索着这些问题,机械般夹菜吃饭,这个样子落在神奈时臣眼中就更加显得呆板,毫无灵性可言。

“呼......”神奈时臣长吁一口气,放下了碗,眼神炯炯的盯住了神奈天。

被父亲这么一瞪,神奈天顿时感到一股不自在,并且从沉思中惊醒,愣愣的对视过去。

“吃好了?”神奈时臣绷着脸,淡然说道,“那么到我房间来。”

“你们父子俩多聊聊。”森下舞张了张嘴,但这个家终究是夫君做主,只能说道:“小天,多听听父亲的话。”

“我知道。”神奈天无有异议,老老实实的跟在老爹身后,进了他的房内。

神奈时臣的房内没有其他的装饰,而是神奈天意料之中的一张字帖,上面唯有一字:“神”。

这个“神”,不是先天神祇之“神”,不是道教神灵之“神”,而是中央之“神”(上面说的唯在中央的“中央”,即人心),本心之“神”,精气神之“神”,可以理解为意志、忍道等等。

在屋内贴字乃是很多忍者都有的习惯,有的人贴“禅”字,有的人贴“忍”字,什么“道”、“心”、“我”等等寓意深藏的字眼都是为忍者们所钟意的,神奈时臣贴个“神”字根本不稀奇。

神奈时臣的房间还是榻榻米的样式,刚一进去,时臣就自然的盘腿坐在了“神”字之下,然后微微颔首,说道:“坐。”

从脑海中的记忆里,神奈天知道,自己的家庭家教甚严,所以听到父亲的招呼,也不迟疑,坦荡荡的坐下,学着时臣的姿势盘腿,然后也不逃避,就这么直视过去。

时臣暗自点头,自己的儿子无意中显出的那不同往日的忍者气度,还是让他颇感欣慰的。

“说说吧,你在三个月前究竟遇到了什么,听说桃地再不斩那家伙将除你之外的所有人都斩杀掉了啊。你是唯一的幸存者,也是事件的唯一见证人,和我好好说一说当时的情况吧。”

;

本站域名变为  m.bxwx666.org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