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破碎之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一百八十章 冰霜的疾驰(1)

这不是网站原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残阳遥遥坠在身后,将视野中延绵起伏的无尽山岭都染成了血色,冰封数月的大地早已寸草不生,薄薄的暮霭更是掩不住空气中金铁肃杀的味道。

    矮崖之上,年轻的第七军团长派克身着暗银重铠,手扶一柄长剑迎风而立,神圣联盟的军团战旗在身侧招展飞舞,猎猎作响。

    望着一道道愈发陡峭的山岭横亘在前,如同层层壁障堆叠直到视野尽头——视野尽头便是那道被夕阳染成黑紫色的高耸而遥远的冰霜山脉的山脚,派克轻吐了一口气息。凛冽的寒风迎面呼啸,白汽在他纹着狮鹫徽章的胸甲上凝起一层苍白的淡霜。

    前方便是被称为荆棘岭的区域。

    再往前一步,便不再是他该驻守的兰格防线。

    再往前一步,便违背了战争议会的禁令。

    一道影子从云中落下。

    是一只银羽鸽,他身旁的一位副官将其接住:

    “侦查二队消息,腐牙兵团有异常调度,这是大致的兵力图与防御工事测绘图。”

    派克接过,扫了一眼,将之丢下矮崖。

    “这是第几个了?”他冷冷的问,语气肃杀得让一旁的莫林都打了个哆嗦,少年印象中和蔼可亲的老爹从没像现在这般杀气逼人。

    “第,第五个,还有几支小队没有传回消息,”派克的副官也滞了一下:“按这个架势恐怕那几个兵团也同样出现了异常调度。”

    “枯手,死息,冰刃,黑炎,腐牙……”派克缓缓地说着:“再把东边剩下那三个都算上,区区八个不入流的亡者兵团就想拦住我们的去路么……”

    他冷哼了一声:“未免太瞧不起我狮鹫之盾了。”

    来自冰霜山脉的寒风凛冽,但听到这话副官额上依然渗出了汗珠,他低下头略为急促地说:“看它们的兵力调度只是卡主了一些平坦的地势,我,我们可以稍微绕路,借道那几个拉尔克兵团负责的防区,不一定要和亡者兵团发生冲突。”

    “没有时间。”派克否定道:

    “四大军团被困,冰霜要塞告急,谁也不知还会不会有其他变数,我们耽搁不起。”

    他转过身,茫茫戈壁上阵列着数以万计的整装待发的士兵。

    莫林记得原本老爹只打算分出三成的兵力前往冰霜要塞,但在接到战争议会的命令禁止他出兵后,荆棘岭防区的过境通行请求又被其中几个亡者兵团拒绝,老爹便决定放弃兰格防线亲自率兵前去支援,眼下这片戈壁上估计已阵列了第七军团近半的兵力。

    除了全副武装的战士,少年还看到了不少的后勤人员与魔法机械。

    冰霜山脉地势高绝,连飞艇都难以在其上穿梭,就连没有战斗能力的后勤人员恐怕也得跟随战职在地面一路前行。

    “我知道,你们中至少有一半人在这场战争前从没当过军人,在拿起兵刃前或许你们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活职业者,一个机械师,药剂师,甚至少数可能连职业者都不是,从来没有接触过魔力之海,只是一个力气大些的庄稼汉子。”派克开口说,他的声音并不洪亮,但在魔法加持之下传遍所有人的耳畔:

    “剩下的一半中也少有人真正来过四疆前线与混乱厮杀,你们或许只是普通的城市守备,或许是只贵族或商团的护卫,或许半辈子中最棘手的敌人也只是酗酒伤人的暴徒,过去几周在兰格防线上的战斗便是你们拥有的全部经验。”

    “但你们确实都是勇敢无畏的战士,”派克重重地说道:

    “你们在边境防线告急崩溃时毅然加入军队,加入这场惨烈的战争,仅受过短暂的训练后便被分配在我们第七军团,来到兰格防线驻守。我知道你们都有拼死守住兰格防线的决心,你们都已做好了埋骨于此的准备。”

    “但现在我必须带领你们离开这片防区。”他停顿了片刻,目光扫过微微躁动的军阵。

    “我将带领你们前往冰霜要塞。”他说道:“那里的环境比这里恶劣百倍,那里的情况也比这里危急百倍,你们或许无法理解这个决定,但你们可以信任我,你们必须信任我。”

    “情况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冰霜要塞一旦失陷后果不堪想象,于是我会带你们前往那里,我会带你们前去守住那座要塞。”派克举起利剑指向天边那道遥远而高耸的山脉,他高昂激凯的声音传于四野:“相比兰格防线,那里更需要你们,更需要你们的坚盾利剑,需要你们的无畏身躯,需要你们的怒吼咆哮。”

    “现在已没有人能代替你们,你们是冰霜要塞唯一的希望,是整条南境防线唯一的希望,托德尔的秩序之火已经交在了我们手中,我们必须去守护它,我们拼死去守护它。”

    年轻的派克缓了缓,语气再次沉了下来:

    “如果有人敢拦在我们的去路上,有人试图阻止我们去支援冰霜要塞,无论他们打着什么样的旗帜,无论他们隶属于哪方势力哪个国家,无论有没有战争议会的调令,我们都将冲过去。”

    “我们会踏平他们,踏碎他们。”

    “踏碎他们!!!”数万战士整齐的咆哮声震得大地都随之颤动。

    “出发!”

    年轻的派克纵身跃下矮崖,率军离开了兰格防区。

    “呼……”莫林长出了一口气。

    看着年轻不羁的派克老爹在出发前挥剑鼓舞士气,少年也忍不住跟着热血沸腾,恨不得时光倒流让这个影像幻境变成真实,好让自己能拔出短剑跟随老爹去战斗。

    但当庞大的军团逐渐开动,望着远方那层层的山岭少年心里又有些担忧。

    在观看这段影像前莫林已多次查阅过资料,别看在这矮崖上已能望到天边那道高耸的冰霜山脉,但中间怕是依然相隔了上千里数百道的荒芜山岭,荆棘岭防区范围很大,即使沿着最平坦的道路行军以低阶战士的速度都要数天时间,更别提中间还有好几个亡者兵团的刻意阻拦。

    也不知道老爹到底能不能及时率军赶到。

    回忆了一翻脑海中记下的这片区域的地图,发现很难从那些错综复杂的山岭图中获取什么有用的信息,少年不禁有些怀念奥兰,如果那位狮鹫战队的队长此时还和自己一同观看影像记录应该能告诉自己好多东西。

    这段影像到此结束,场景开始变化。

    ……

    莫林发现他来到了一条冰冻的溪流边。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空中挂着一轮月亮,蒙着一层薄薄的血光显得很是不详。

    军队似乎正在休整,至少跟在老爹身边的这个兵团正在休整。

    一些士兵正用机械切割刃从冰溪中切下大块苍白的冰块放在化冰桶里制取水源,莫林知道在作战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尽可能地节省魔力,凡是能用魔法机械完成的工作便尽量不使用魔法卡牌,尤其像这样的急行军,低阶战士的每一份魔力都必须使用得恰到好处,每个短暂的休息时间都必须用来冥想恢复。

    否则军队便很难保持最高的急行军速度。

    年轻的派克没有休息,他正在和两位铠甲上纹着兵团徽章的兵团长交谈。

    明灭不定的光亮下,莫林隐约记起这两位高大的兵团长,他们应该是当初老爹刚来兰格防线换防的时候,上一位将军尼克德麾下的两位团长,尼克德将军在换防时把麾下还有余力的士兵编了两个兵团交由他们两人让他们继续守卫兰格防线。

    但此刻他们正与派克争论,莫林发现老爹的脸色很差。

    “派克将军,您的指挥造诣我们都很佩服,在兰格防线的布置调度也都看在眼里,但这次擅自出兵未免太过鲁莽了,没有战争议会的调令擅自行事恐怕不妥。”其中一个兵团长说。

    “所以呢?”派克冷冷地问。

    “我还是觉得应该回防兰格防线,就算要去支援冰霜山脉也不应该带着我们两个兵团,战士们都是在兰格防区打生打死了几个月,也只有在那条防线上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另一个兵团长说道。

    “这是中午作战会议上已经决定的事情,你们现在提出异议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要违抗军令?”派克凌厉的目光扫过两位大汉:“还是说因为我没有遵守议会的调度,两位打算夺了我的军权将我绑回去请功?”

本站域名变为  m.bxwx666.org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