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万年神话传奇故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

九 姐弟情深有三祭,千年绝版情史话(2)



    戬经过长时间的艰难拔涉,来到孟州境内,真巧小青也找到孟州,在不宽的人不多的街道上,衣衫不整的戬慢慢走着,仔细看着每一个女人,人们都奇怪地看着他,突然小青迎面走来,两尺宽的距离,竟然两人都没看到对方,就是他俩面对面,望眼欲穿也看不到对方,因为他俩的视觉,视线有时差,总不在一个时间点上,永远也看不到对方。很遗憾,他们错过了一面之缘。他俩在孟州停时间不长,戬向西走了,小青向东北走了,进入沁阳一地方,在休息随便问一人,说明戬的外貌听那人说向南走了,小青转往南走,一路打听路人,找至孟州,又逢人打听,找至河阳在一个集镇上,戬也在集镇上,街道有一丈宽左右,戬站在路边看着行人,突然,小青从对面而来,两人都在寻找都没看到对方,小青向前走着,估计两三丈远,突然听到很熟悉声音,“老丈你好,看见一个女子。”小青回头,急忙喊:“戬弟,戬弟,你别走。”一声高一声,戬好象根本听不到喊声,继续向前走。路边人都看着小青,小青急忙追赶,看不到人了,一直往前追,戬从岔口返回来,在问路人,路人指一下小青走的方向。他俩人又错过了一面之缘。戬向济源寻来,要去王母山和有母山,在河阳西一个村,一条东西主街长一公里,好几条南北偏街,戬找水喝,在一个偏街外口,身体支撑不了,终于病倒了。小青一路打听寻找,沿着主街一直打听,人们说早不长时间,有人打听去济源怎么走。小青问外貌特征象是戬。她往前走去济源了。一路寻找,路人都没见到,千恩万谢,小青在村子人多地方给路人哭诉哀求说:“我的兄弟走丢了,长的怎么样,望好心人知道告知他去哪了,见我兄弟的话,告知我去济源了”。小青路过每个村镇都这样,想着很快能找到戬,她往济源一路走来。

    小青来到济源寻找了好多天,打听不到戬的下落,,不吃不喝,长期赶趁上火,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王母山,女娲部族后人所居之处,看着师傅以前所居的地方,泪如雨下。她擦干泪水,又来到女娲上神和众大神炼彩石的山上,来到山洞内,师傅和众大神用过的东西还在,触景生情,见物更想念师傅,泪流满面,哭昏在地,由君由粉赶过来,哭着解劝一番。小青走出村子,心中很乱,在后山上慢慢走着,慢慢地舞着,突然寒风吹来,身体想打颤,下起了鹅毛大雪。随吟一首风雪祭:寒风舞雪只为君,向天空舞撒泪悲。鹅毛大雪捧手中,谁把此物捎予君。王母山上狐族女,如今冷笑舞九天。风雪冰冷弟言语,姐脱狐衣赠弟君。数千年事谁人知,救命养育师徒情。承诺一言值千斤,千年生死姐弟情。天宫一语无戏言,三世风雨君幸运。换血洗髓不可怕,沸烫熏蒸何所俱,焚烫火疗难移情,痴情生死永敢当,痴心敢于移五脏,痴狂何俱脱狐衣,青姐难忘百花浴,戬弟难求仙藤根,昆仑险求文玉液。百花仙子有情意,由君由芬最重情,姐遇大劫弟最忧,紫霄宫前绝壁艰,青牛脊上君克难,三界赞君蘑谷崖,造化玉蝶君万险,昆仑祖龙脉气重,君涉魔障混沌险,三界难求黄中梨,蟠桃仙果王母送,君助我渡千年劫,冥府幽门不寂寞,天界神将姐弟情。今若隐世不出名,君弟痴病最难医,三界求治医痴病,痴病本是情中物,神医怎治此情物,唯有断情治此物,问君三界怎断情,三界无情君怎谈。小青好多天了,头脑昏昏沉沉,现在体力不支,跌倒在地,她低声地喊着:“戬弟呀!你还好吗?你在哪呀?姐我恐怕要走了,你要珍重呀!照顾好自己。”她闭着眼睛,摸摸头和身子,身上长毛了,她安祥地笑笑,眼角流下热泪,她为了戬弟,不管受多少罪,别说现原体,再次脱狐衣,取五脏,也无所为,她什么都不害怕。过了好长时间,小青那雪白的原体九尾狐在深雪中爬了三次,终于起来了。两眼流着泪水,拖着沉重的身体颤颤忧忧的在深深的白雪中一步一步艰难地踏着踏着,前面是山的最高峰,她要爬上去,远远地看着、看着、戬弟来没来,唉!,太滑了,这位痴情,痴心,痴狂的异族狐仙,为情所痴,为痴倾心,为痴发狂的可怜虫,在这冰天雪地,大雪冰封的王母山上,演绎一场令三界泪悲的千年绝版悲情史话。陡陗的绝壁,厚厚的集雪,光滑结冰石面,她艰难地攀爬着,攀爬一段,滑下来,重新攀爬,又滑下来,本来光滑的绝壁上更光滑了,象冰晶一样发亮,雪还在不停地下着,小青还在不停地攀爬着,跌倒了起来,从上面滑下来,重新攀爬上去,水晶一样透明光滑的石壁上,留下一道道红色的血迹,小青银白的狐毛狐体浸满了鲜红的血,不知多少次的跌倒,多少次的攀爬,多少次的滑落下来,屡跌屡起,屡滑屡上,捷傲不训的倔强性格,终于攀爬上了顶峰,小青银白的狐衣、狐体浸满了鲜红的血渍,它前腿微缩,后服伸长。昂起头,呜呜、呜呜、鸣呜,仰天长啸,她在喊叫:“戬弟,戬弟,戬弟;呜呜,呜呜呜。这声音响彻山间峡谷,传的很远很远,久久震荡。山间峡谷的,野兽,鸟类惊慌乱跑,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天界大神们都动起来了,议论纷纷。小青的狐体这个姿式,一直喊着,绝望地喊着戬的名字……

    且说,戬在河阳西部一小村,害了一场大病,养了一段时间,听人们议伦,一女子早段时间打听一男子,戬想着肯定是青姐去济源上王母山了,拖着病体,一路寻来,大雪封山,在女娲上神故居村中听人们议论,有一女子,上后山了,戬大哭不止,泪如涌泉,不顾人们劝阻,哭喊着青姐的名字,一路上不知经过多少次滑跌爬起来到后山,前面就是山的最高峰了,雪下的小了,他突然看到往最高峰上的路面从上到下,都是赤留光滑,青姐上山最高峰了,戬越发心慌,越滑跌倒上不去,他哭喊着小青的名字望山顶攀爬,忽然,他滑落下来的光滑白色石面上有一道道鲜红血迹,他头蒙了,失去理智,不顾一切向高峰处攀爬,无数次的跌倒滑落,再无数次的攀爬……

    戬不知攀爬多长时间,终于爬上最高峰,他四处愁着,山顶地方不算大,忽然,他看到前面,冰冻的小青狐体昂着头,张大嘴吧,前腿伸直,后腿使劲伸长后伸。戬头嗡一声,嘴中哇一声。口吐鲜血,瘫坐地上,抱着青姐冰冻僵硬的狐体,悲泪嚎放,嘴中一口一口的血,流在衣

    服上流在青姐的狐体上,血红血红的,戬紧紧地抱着青姐,“青姐,戬再也不离开姐了。”他的脸紧紧地依偎着青姐那冰凉冰凉的昂着头张着大嘴的脸。他慢慢的,微笑着闭上眼睛。……

    且说,女娲上神故居村落的人们,听到前段时间一女子上了后山,后来一男子也上后山,女娲上神给热心的人们托梦说明这男女两人男的是天界神将杨戬,女的是九尾狐小青,不顾冰雪封山,赶到后山,经过好长时间,无数次滑跌攀爬,终于上了顶峰,人们看到前面的一幕惊呆了,敬偎之情由然而生,人们想把他们的遗体安放好,但是冻在一起了,人们怎么也取不开,人们上香跪求,小青和戬的原神在旁边不远处看着。人们好长时间的火烤溶冰,烧香祭拜,两人遗体终于开了,人们准备好棺木,怎么埋,埋在哪,女娲故居村落的人们都在商量,一德高望重者说话,两神不能分离埋在娲皇宫边上,王母山顶埋个衣冢吧,就这样吧,没有别的办法。

    且说,天宫玉帝,王母知道小青和戬在王母山双双升仙,对以前事非常后悔。撒回以前下的旨意,恢复小青和戬的视觉视线,收去时差。戬复为天界神将,小青仍为冥府幽门之将,两人仍可有姐弟之情,可以定期见面。两人谢玉帝王母恩典。

    待续后文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