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

第798章 跳下城楼的邱大公子

这不是网站原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在巫要以作的时候,邱大公子突然冲城下军营里的邱岳喊道:“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走啊,做你的事去!”

邱峦这一日还没喝过水,嗓子沙哑,这会儿拼尽全身的力气这么一喊叫,这嗓音听着真泣血一般。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旁边押着邱峦的蛮夷兵卒,抬手是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邱大公子的脸。

邱峦被打得口鼻出血,人要不是被蛮夷兵卒死死地抓着,他能被打跌到地去。

兵卒甩手又是两记耳光打在邱峦的脸。

“邱将爷,”这时有小校骑马跑到了邱岳和折大公子的跟前,也来不及往城楼看一眼,了解现在蛮夷一道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便急急地跟邱岳禀道:“我家魏将军没能拿下二道营盘。”

邱岳还不及反应,城楼他的大哥又喊了起来:“邱岳,你要为父亲和我报仇,诛杀汗王之后,记得祭告父亲与我知道!”邱峦喊这句诀别话时,从嘴流出的血滴落在城楼的垛口。

“让他闭嘴!”巫大声下令道。

“小矮子,”折大公子又在城下喊:“你有事你冲着我来,你这样的我杀过,你那个兄弟,跟你长得的一样的小矮子,他是死在我的手,我将他的尸体拿去喂狗,连屎都吃的狗,还是不肯吃你兄弟的肉。”

城楼众人的注意力,这会儿又都被折大公子吸引过来了。

几个楚家将这会儿已经贴着黄沙堡的外城墙站着了,几个人听着折大公子骂城楼的巫,都是目瞪口呆,这是折家大公子?传闻这位学识了得,武双全,几乎是跟他们少将军齐名的人物,可这看着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他嘴咋这么毒呢?”有年轻的楚家将小声嘀咕道:“那个侏儒会被气死的吧?”

“折烽,”巫是被气得不清,但这位还能撑得住,只冷冷地喊折大公子的名字。

折大公子看一眼城下的人,想找自己的那队亲兵,可没看见,折大公子便又冲城道:“这若是旁人,我会回一句,哎,正是你老子,不过对你算了,我生不出你这样的儿子来,我是双腿没长,我也要你高出好几截啊。”

还是拿身高说事……

“大人,”有巫的仆从终于是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们大人何曾受过这样的侮?“杀了邱峦吧,”这仆从建议道。

巫没理自己的这个仆从,这个有忠心,但没脑子,他们为什么要把邱峦押到邱岳的面前?不是要拖住邱岳吗?站在城楼,巫看得很清楚,严冬尽那里已经冲破了他们的第三道营盘,而邱岳这里,辽东军被挡在了第二道营盘之前。

巫能看见的东西,也在城楼的邱峦当然也可以看见,吐一口嘴里的血,感觉到这会儿蛮夷兵卒抓着他的力道轻了,邱大公子一头撞向了走神的这个兵卒。

兵卒猝不及防,手下意识地一松。

“妈的,”折大公子骂了一句。

邱峦撞开了押着自己左手的兵卒,人往垛口处栽去。

等邱大公子大半个身子到了垛口外面了,抓着他右手的兵卒吃不住劲了。

“大哥!”邱岳绝望之下叫了起来。

眼见着邱峦跳了城楼,折大公子在巫作出反应之前,抬起了手。

“放!”弓箭营的几个将官同时下令。

雕翎箭带着破空之声,飞向黄沙堡的城楼。

“大人小心”两个仆从同时冲前,将巫拉下了跪地仆从的背。

“快快,”城下的几员楚家将往邱大公子要掉下的地方跑。

折大公子的那队亲兵也在往这处地方赶。

“走啊,”折大公子这时重重地拍一下邱岳的肩头,大声道:“这里我看着,复生那里打到那里了?你不要放跑了铁木塔!”

这个时候催邱岳走,极不近人情,但折大公子没有办法,他到底不是辽东军的人,没办法指挥辽东军,这个时候邱岳必须先顾着战事。

“我们不能没杀了铁木塔,反而被蛮夷包围在联营里,”折大公子又压低了声音跟邱岳说:“这样我们都得死!”

邱岳抹了一把脸,不再去想自己兄长的生死,邱少将军把拔转了马头,将手里的战刀一挥,跟麾下们下令道:“随我来。”

“快去啊,”折大公子又拍了一下来报信的小校的肩膀。

小校刚跑来的时候,急着报信,没顾看发生了什么事,等看见邱大公子跳城自尽的时候,小校傻了眼。

见被自己拍了肩膀,这个小校还是傻愣愣地坐马不同,折大公子只得一巴掌拍在小校的头盔,喊了一声:“喂!”

小校头被拍得一歪,这才回过神来。

“你家将军呢?”折大公子问。

小校看身遭。

“你家将军在前边打仗呢,”折大公子只得又道:“你们邱少将军也带兵往前去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哟?”

小校啊的喊了一嗓子。

折大公子这时手起刀落,将一支从小校右身侧射来的箭斩成了两断。

“谢谢大公子,”小校催马去追邱岳,嘴里还没忘跟折大公子道谢。

“不客气,”折大公子懒洋洋地应了一句。

“大人,”趴在垛口往下看的仆从,这时跟看不到外面情况的巫道:“邱峦被人接住了!看不清是什么人。“

一个年轻的楚家将背着邱峦往营门跑,另几位跑在这位的身旁,折大公子的那队亲兵护在他们的身后。

城楼,仆从刚跟巫为禀告完,一支弩射了他的额头,凶器由额头入脑,仆从的死尸顿时倒在了巫的面前。

“他是活着的吧?”城楼下,背着邱峦的年轻人结终感觉不到背邱峦的动静,忍不住大声问了一句。

“为了接他,老子的膀子好像断了,”一个楚家将道:“他怎么能死呢?”

拼着膀子断接住的人,死了?几个楚家将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啊。

“他们带大夫过来了吗?”另一个楚家将边跑边问。

“正打着仗呢,带大夫来寻死吗?”最老成的一位楚家人终于说话了,“邱大少脑袋没磕地,死不了。”

“大公子,要攻城吗?”军营里,有部将问自家大公子道。

折大公子将头一摇,下令道:“将这营盘给我夺下!所有蛮夷格杀勿论!”

一个装神弄鬼的侏儒,这种人没了主子是丧家之犬,折大公子不在乎巫,他现在只想尽快将眼前的营盘拿到手,这样算战事有变,他们至少退路有了,不至于被蛮夷反包围在联营里。

本站域名变为  m.bxwx666.org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