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霜寒之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369 征伐(1)

这不是网站原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白河坐在座位上,招了招手,几个发光的试管飞入手中,他静坐在座位上,蓦地瞬移到了一片漆黑的冥想室中。

    半虚半实的巨龙投影出现在冥想室正中,人形态的白河双眼微闭,海量的数据流过脑海,不停地筛选着人员。

    虽然药剂研发成功,不过使用却没有胖子想得那么简单,经过了几十万染病兽人的稀释,白河之血中含有的精神影响仍然不是一般的智慧生物所能承受,普通人一旦接触,仍然很容易陷入疯狂。

    平心而论,白河血液施加的精神影响不算极端,不过即使是河蟹社会八荣八耻这种伟光正的思想,天天在耳边念叨,都会制造出一大批神经病,何况是天天在脑子里面念叨,吃饭做事睡觉哪怕是做梦,这种思想都在无休无止地干扰,催促着中招的可怜生物精神分裂。

    只有思想和行为模式与白河高度接近的人,才不会在做事的时候受到思维干扰。

    像这种没心没肺的家伙,数遍霜龙骑士团,哪怕这些家伙都是白河精心筛选出的极品,但是如同白河一般极品中的极品,还是颇为罕见。

    这倒让白河认识到了神祇的所谓选民为什么这么难找,那些‘妄图’追寻神明力量的人也为什么那么容易发疯,也明白了为什么有些神的教会为什么规模巨大,而一些教会明明逼格极高却无人问津。

    选民必须是与信奉的神祇高度相似,才能够毫无阻碍的使用选民的力量。

    或许直系血脉也可以。

    白河浏览着数据海,飞快地计算着各种参数,数万名小弟的性格变幻成各种代码,不断地挑选着如同胖子一般的极品中的极品,愕然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

    新收的这批逗比兽人,产出的极品比例竟然比人类转化的霜龙骑士团要高出五倍,不过两千多个投奔卡勒布城的兽人里面,竟然有十几个兽人拥有成为选民的资质,实在是让白河不得不佩服。

    “这,难道是因为已经中毒过一段时间,所以已经沉迷了?”白河不由得想,这似乎不仅仅是因为兽人天姿清奇的缘故。

    他闭上眼睛,数十份命令通过教会的渠道传向军团,一些发光的试管在几天之内陆续被领走,为了避免冗长的孵化时间,新型药剂做出了一定的‘改良’,略微削弱的力量层级并不致命,不过对于相性不合的接受者,精神干扰则会更为严重。

    “……看来某些成员不适合作为行政人员使用了。”白河看着这些‘新型高端人才’接受药剂之后的反应,暗自算计,如同死胖子那种思维和白河高度同步的极品人士,接受了药剂之后反而会保持清醒,还能够正常地做事,‘精神干扰’和胖子本身的思路基本一致,另外一些勉强合格的可就未必了。

    “难怪一些弱等神的选民做事都有点不正常,原来如此……”白河念头再一闪,已经出现在了心灵深处,命运构造出的巨大花瓣缓缓转动,一条粗大的线缆与冥冥不可知处的源海连接在一起,源源不断地抽取着力量。

    透过这朵魔性之花,白河的视野渐渐抽离,仿佛一双无形巨眼升到了不可名状的空间,低头审视着下方的世界,他清楚地看到,数以万亿计的丝线连接到了他的源神经之上,这无穷根丝线之间,隐约勾勒出几片星球和大陆的形状。

    几片陆地模模糊糊,看上去并不清晰;倒是那几颗星球,模样颇为清楚。

    这是自己的影响力覆盖的区域,白河察觉,随着游戏公司在他去过的几个世界里面搞风搞雨,大量‘个体意识’和他的‘存在’连接了起来,这些连接有的相当薄弱,只能模模糊糊的有所感应,有的却是异常坚实,而这部分‘异常坚实’的连接,又大多数集中在白河掌控的两片区域之上。

    安塔斯的北地和眼下的卡勒布城,正是白河的狂信徒云集之所。

    这就是神明的存在形式。

    白河突然意识到,哪怕既不接受神职,力量走的是彻底的孤立路线,但是一旦涉及到意识的连接,仍然不能脱离这种模式,只不过比起神祇的模式更加松散无序,同化力量也更微弱。

    不过……

    白河看着在虚空中不断交织的丝线,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些连接以他为中心塑造,他却并不能完全地掌握;以至于不免有一种虚浮不实的不安感。

    他看着众多丝线正中漂浮的命运骰子,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他当然明白,这种不安就是源自这里骰子,他如今的一切,无论是转生、成长、穿梭、力量,根源上都来自这个东西;白河在很多方面有着实事求是的觉悟,很少拿努力、梦想这种口号自我标榜,成就和机运有关,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时至今日,白河也不敢肯定,自己遇上这枚骰子是否算得上是运气,能够获取更长的生命,体验更久远的意识,控制更巨大的资源,这毫无疑问是好事;但是这里骰子,却时时刻刻提醒他一个现实:这一切,仅仅可能是那个自称‘观察者’的超凡存在的戏谑。

    掌控着如此巨大的资源,可以说白河的间歇性失智只要没严重到一定的程度,就没有多少东西能够威胁到他,不过白河却始终明白,自己的一切在这个骰子的真正主人眼中,可能根本不算是什么。

    虽然经常认为‘一切尽在掌握’,但是随着白河的境界提升,他渐渐意识到,无论力量多强大的个体,在世界中的位置始终是‘player’;受制于种种规则,也被种种规则保护,抛弃了遵守规则,也意味着同时舍弃这种保护。

    因此掌握的资源越丰富,自保能力越强大,能够忽视的‘规则’越多,看上去也就更为自由。

本站域名变为  m.bxwx666.org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